CWTT11的真三七無料本↓
Endless的內容在這邊全數公開 (ノ・ 3・)ノ
無料已經全數發送完了,感謝各位的領取 (*´ 艸)

※錯字訂正:
「但我猜他一定說喝完湯藥才准喝酒,而你一定到現在也沒喝半口。」
賈詡感到一陣疼,明明郭嘉的病不會傳染,他卻覺得自己比他不舒服一百倍。

【真三國無雙二次創作 - 嘉詡無料本內容公開】



自從新野之戰,曹操收了徐庶為軍師後,郭嘉便開始缺席軍事會議。
他身體微恙是曹營中眾所周知的事,也因此沒有任何人會去責怪他什麼,甚至送了許多補品上門,惟恐他一不注意就死在街上的哪間酒店裡。
但,缺席一次兩次大夥兒也就算了,三四次八成是重病,而截至目前為止,他已經連續缺席了七次,這下連曹操都在會議開始時問了賈詡一句。
「郭嘉人呢?」
「還在房裡休息囉。」賈詡無奈的攤手,用與平常無異的語調說著。
「大夫可有說何時能治?」曹操的字裡行間裡透露了些不安。打從郭嘉第一天跟隨他打天下開始,便知道他活不了多久的事。少了位謀士事小,但若是郭嘉便事大。
「他說這次雖然嚴重,但應該快好起來了。」賈詡無奈得嘆了口大氣,接著道:「都怪那傢伙,好好的藥不喝,偏要喝一堆酒。」
曹操有些生氣。別提平日愛與奉孝飲酒談心,在他病發時還是有勸別找他喝,雖常被他譏道沒說服力。「不是都有人去問候他嗎?怎麼不勸幾句?」
「因為那傢伙說:若沒帶酒,就別想進門。」

「所以你就別喝了吧,若是他人見你這副模樣,可要先揍我一頓再把酒拿走了。」
此時賈詡已結束會議半個時辰,前來郭嘉的房間稍作探望。哪知一入門就見郭嘉坐在床上端著他心愛的酒杯吟詩、看到自己又劈頭說道來跟我喝一杯吧。
這傢伙根本不是個病人,是酒鬼!賈詡暗自想著。
「怎麼連你也這麼嚴肅呀?好了,坐下來喝吧。今天夏侯惇將軍可是送了瓶美酒呢。」
「但我猜他一定說喝完湯藥才准喝酒,而你一定到現在也沒喝半口。」
「哎呀,被猜中了呢。」
「別用跟自己無關似的語氣說啊。」
賈詡感到一陣頭疼,明明郭嘉的病不會傳染,他卻覺得自己比他不舒服一百倍。
「唉……算了。先別管這個吧。大夫今天怎麼說?」
「你覺得呢?」郭嘉揚起一抹微笑,打算隨意帶開話題。
卻不料,胸口一陣疼痛,痛得他差點摔下床。
「唔……!」
酒杯在突如其來的狀況中碎了一地,裡頭的美酒也就這麼浪費去了。賈詡嚇愣了一會,回過神後馬上攙扶了他、著急的問:「喂、郭嘉!你怎麼了?我馬上去叫大夫!」
見對方緊張的活像熱鍋上的螞蟻,郭嘉想笑,卻怕讓疼痛更加劇。
他知道自己已經快不行了。這副陪了他二十來年的身軀、別人是不清楚,郭嘉自己可是明瞭的很。
他試著讓呼吸平順,這才至少能擠出幾個字。連忙拉住賈詡的袖擺,「……賈詡、別、別叫大夫……」
「說什麼蠢話!你--」
「只、只是心顫了一下……用不著大驚小怪。」
郭嘉對聽見騷動趕來的僕人揮了揮手,示意他們出去。眾人對看了一眼,才猶豫著退下。
賈詡感到有點生氣,一是想必這情況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,否則家僕不會這麼輕易退讓;二是郭嘉連病痛也不跟他說一聲。
「……眼神、真兇呢……好恐怖哦。」郭嘉用平常開玩笑的語調說著,卻虛弱了好幾倍。
「也不想想是誰害的。」
「……賈詡……」
「嗯?」
「留下來……陪我……」
感覺到拉住袖口的力量加重了、回頭看又是比平常蒼白一百倍的那張臉,賈詡一時想發怒也無處發。
這時便想嘲笑自己像個小女人似的,也嘲笑自己的改變,變得不那麼無所謂--而一切拜這傢伙所賜。
「……哼。我可不知道你除了女色外也對男人有興趣。」
「人生短暫……能享受的、就要盡量享受呀。」
「例如?」
「女人與酒。」
「你果然是笨蛋吧?」
「呵呵。」
此時郭嘉已經平復許多,而對方也無可奈何的坐在床沿和他對話。
對他而言,痛苦的不是生病,而是無法好好玩樂。更痛苦的,是自己的智慧,無法貢獻曹操,連他所建立起的一切眼看著就要被其他人給接手。
並非不情願,而是不甘心。不甘心自己的身體如此衰弱。
「我說你啊。」
「嗯?」
「呃--就是、該怎麼說啊?」賈詡微微轉身,特意不去看郭嘉的臉,像是說給自己聽一般。「等你身體好一點就趕快來開會吧?我--我一個人可提不出像你那麼完整的建議、也跟其他人沒那麼熟,所、所以……」
郭嘉忍不住笑出聲。沒想到這傢伙也有這麼像女人的一面。
「你、你笑什麼!」
「沒事……呵呵。你這是在撒嬌?」
「誰撒嬌了!?」
本大爺可是難得跟你說真心話啊、你這是什麼反應!賈詡有些生氣的瞪他一眼,卻發現對方笑得可開心著,頓時怒意全消、無奈不知能往何處放。
「啊哈哈、抱歉抱歉--我笑得太過火了。」
「……」
「好啦好啦、我答應你下次開會一定會去。」
「是嗎?那你就趕快好起來吧。還有曹操大人要你別再喝酒玩女人了。」
「是、是。」雖然口頭上是這麼說,但實際上會不會改進就不得而知了--這點連賈詡也明瞭於心。
「所以別再喝啦!」
「好啦好啦。」
「我得走了,記得下次來開會。」
「賈詡你拜託的事,我怎麼可能忘記呢?」郭嘉開玩笑的偏頭擺出平時應對女人的微笑,惹對方氣得快步大聲關門。
「哼。」
他朝外頭揮了揮手,說了聲對方聽不見的「晚安。」

此時已是二更中,郭嘉讓家僕把空酒杯拿出房間及打掃完畢後,便躺下休息。
「……晚安。」
雖然我並不曉得,明日能不能再見。
2014.03.29 Sat l 未分類 l 留言 (0) 引用 (0) l top

留言

發表留言










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kohlrabillusion.blog.fc2.com/tb.php/25-5c02dff0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